首页 资讯中心 产业园 写字楼 厂房 仓库 土地 政府招商

中国只有三家公司有资格参与下一轮全球化厮杀

2019-07-06    来源:未知
摘要:从本世纪初中国加入WTO那一刻开始,中国开始加速融入世界,与此同时,美国面临的全球化压力渐渐加剧。 目前,美国仍然困惑于全球化迷雾之中,似乎玩丢了自己。无论是此前奥巴马

从本世纪初中国加入WTO那一刻开始,中国开始加速融入世界,与此同时,美国面临的全球化压力渐渐加剧。目前,美国仍然困惑于“全球化迷雾”之中,似乎玩丢了自己。无论是此前奥巴马的迟疑,还是特朗普无名的恐惧,都证明了这一点。全球化有其内在的动能、规律及特征,比如:全球经济及文化的深度融合、全球人流物流资本流的加速流转、全球产业分工及资源配置结构的深度调整、全球政治与经济行为的加速分离等,诸多因素决定了:全球化必然会越来越残酷地打破战后美国主导形成的全球利益结构、金融运行机制及地缘政治势力范围。

 

综合而言,全球化对主权国家的权力削弱在不断加剧,对新型跨国财团赋予的权力及发展空间会更大。比照来看,中国无疑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而美国则是全球化最大的“受害者”——美国战后在全球获得的既得利益及其制定的游戏规则必将大大消解。

然而,近十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巨大的成果被少数利益集团吞噬、被不合适的决策和行为透支,行政主导的畸形的投资结构,导致经济资源粗放配置,到目前仍没有真正找到自己在未来全球社会的角色定位;而美国的错误则是:割舍不下战后形成的军事强权和美元霸权维护的“既得利益”,也没有着眼于未来全球化格局重新定位自己的利益立场、调整并坚定自己的“伟大”使命。因此出现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

全球化趋势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全球经济命脉在很大程度被把控在“全球化财团”的手中。全球化财团与传统意义的跨国财团的最大区别是:传统的跨国财团诞生并依附于、内心“臣服”于某个主权国家,其“祖国”的荣誉感、归宿感依然很强烈;而全球化公司越来越淡化了主权国家的归宿感,成为真正意义的可以渗透到每个国家而又不愿受制于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严格管控的全球化公司。全球化财团的市场、生产、营销、服务等各主要运营环节遍及全球。一个大中型全球化公司的资产及产出规模,甚至接近或超过一个中等规模国家的GDP。这种态势决定了,主权国家政府很多经济发展的管控权力,会屈服于全球化财团,从某种程度上讲,未来政治精英与财富精英之间微妙的合作与较量,会越来越明显。这何尝不是一种文明的进步呢?

可以预见,到2030年全球经济命脉可能会被十多家超级跨国财团所操控,一场全球化背景下跨国财团的残酷厮杀式竞争已经开始,从目前情形看,中国只有华为、腾讯、阿里三家公司是根植于中国的全球化公司的前三强,有资格和能力参与全球化竞争厮杀。甚至还可以更大胆地预测,面对越积越多的货币泡沫及资本过剩危机,各国央行及财政政策越来越失去效用,不排除在中国、美国、欧洲可能会诞生出几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球电子货币自动发行的互联网银行,就像当初中国几大国有商业银行根本瞧不起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工具一样,等其一夜坐大后,已经无法“绞杀”,如果哪天果真窜出一家不受任何机构和个人管控的电子货币发行银行,直接实现购买力与各国货币的兑换,那意味着主权国家的民族情怀会加速淡化。

这显然是一场争夺未来全球市场控制力的残酷竞争。这场“厮杀”将对两类群体造成无情的伤害:

一是极大地伤害不识时务且反应迟钝的传统跨国企业。大家已经清楚看到的是诺基亚、柯达、索尼等传统大财团的相继倒下,而日渐虚弱的一些传统财团、和传统业态的企业也在摇摇欲坠,很难说不会有一批全球汽车财团也应声倒下;而苹果、亚马逊这样的强势跨国财团却越来越强壮;未来超级跨国财团成气候以后,全球多数中小企业及金融机构,将成为他们的“奴隶”。

二是极大地伤害缺乏全球化思维和战略眼光的主权国家的政府。因为正在形成的全球化经济运行体系及越来越强壮的跨国财团,已经开始大口地蚕食主权国家的权力,使主权国家在经济运筹与管理方面开始显得被动。奥巴马当初提出制造业回归的策略成效惨淡、特朗普发起中美贸易战给双方都带来了不小的伤害,说明美国政府已经陷入被动,全球很多国家的领袖们也一直处于无奈的焦虑之中。

谁来管控未来越来越强势的跨国财团,已经成为一个严肃而重大的课题。但毋容置疑的是,全球化产业布局的加速,必将给日益开放的国家的广大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实惠和好处,比如产品的价格越来越低、服务效率越来越高越便捷。未来的全球市场控制权,属于具有全球化思维的超级战略家兼野心家,而中国眼下最缺乏的是此类人才。最令人担忧的是,要不了多久,中国的国有企业将成为政府的负担、最终还得全民买单。(作者:江儒山

 

相关推荐